《上海堡垒》崩天宫水西寺下一句塌事件 凸显影视圈“黑洞”

2019-08-24 16:20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 手机版

VCG111228468061

  金羊网记者 李丽

  8月23日18时,《上海堡垒》上映第15天,总票房1.2亿元。这应该是接近影片的收官票房了,因为它的单日票房已经跌到第20名——排在它前面的19部影片有些你可能都没听说过,但命运都比《上海堡垒》强。

  作为一部从导演到主演都颇有知名度的大制作,《上海堡垒》竟沦落至此,这在影片公映前估计没人想到。从豆瓣差评、主创道歉、民间热议这一系列事件的发展方向看,其引发的反省和思考也绝不应该仅限于电影创作本身。如果说《上海堡垒》是一次失算的豪赌,那投资者、创作者、圈内围观者以及包括明星粉丝在内的消费者便是这场幻觉的集体营造人。拍了烂片的滕华涛应该被批评,但该道歉的绝不仅仅只是他一个。

  映前批评极度缺失 毁灭的前一刻,听到的却还是褒扬

  《上海堡垒》8月4日在北京举办首映礼,当时离正式公映还有5天。说是首映礼,其实是一场主创和观众的探讨会:观众先看片,然后主创来到影厅跟大家交流看法。那天剧组来得很全,导演滕华涛、原著兼编剧江南、主演鹿晗和舒淇都到齐了。这或许是影片正式上映前最后一次给主创“打预防针”的机会,但很可惜,就羊城晚报记者现场所见,在场的业内人士无一对影片表示出丝毫的质疑或不满,反而有观众举手讲述自己如何被感动到哭。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之前在看片过程中,时有观众发出嗤笑,当时主创还未到场。 

  某影视公司的宣传人员小A,这天也收到了《上海堡垒》的观影邀请。她之后在朋友圈夸赞影片特效不错,但并未提及剧情或表演——这在圈里的“明眼人”看来,已经是比较明显的“烂片警告”。另一位影视公司的媒介小B则在当晚的朋友圈保持了沉默,她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其实她很想写真话,但考虑到自己宣传的片子很快也会上映,“对他人留情,就是给自己积德”,所以最终还是选择缄口不言。

  相比业内同行,更擅长“发掘优点”的则是影评人和电影公众号创作者们。《上海堡垒》票房崩塌之后,豆瓣曾有小组拉出一长条“涉嫌收钱夸烂片”的清单,其中包含不少关注度颇高的电影公众号。至于在朋友圈,影评人如何能“不说一句假话地说假话”,绝对已经成为一门学问。对这一潜规则,公众号“孟大明白”也在近日一篇名为《明星身边还有人说真话吗?》的文章中直言不讳:“通常影评人发朋友圈,只要不满含热泪直抒胸臆说这片子是今年最佳、十年来最佳,你都可以谨慎了。夸细节、夸表演、夸某一场戏动人、为主创的努力感动,统统算有所保留,五分照着八分夸,七分照着十分夸。”那么,万一说了真话会如何?一个例子是:某影评公众号写了近期公映的某跨国大片的差评文章,结果三天里被片方投诉五次,理由包括未经授权使用了该片的海报、剧照、预告片截图等。

  除此之外,一部影片所能设计的生态圈里还包括各种服务方和演员的粉丝们。前者是“不得罪甲方爸爸”的乙方心态,后者则本着“绝不让自家爱豆受丁点伤害”的控评原则,因此也都不会提供“逆耳忠言”。如此这般,在一片祥和甚至喜庆的氛围下,《上海堡垒》还没上映就突然以4.2分的低分在豆瓣亮相,完全可以想象主创有多么措手不及——这种晴天霹雳的感觉,用一句“简直被全世界背叛”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而几天之后,评分就跌到了3.2分。

  投资取向背离创作

  资本犯的错,流量明星却背了原罪

  《上海堡垒》虽然崩塌,但它却不像普通烂片那样“死”得悄无声息。相反,从上映前到接近收官,关于该片的话题始终热度不减。导演滕华涛早早就出来道歉,表示自己不想“关上科幻电影的大门”。紧接着,原著作者兼编剧江南也致歉,主演鹿晗、舒淇等人则转发表达鼓励。这原本是一个较为正确的、也容易被观众接受的态势——作为影片主创,导演和编剧本就应负起第一责任。然而,这两位主创却没有真的静下心来思考创作得失,反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继续接受采访,从而引发了更多口舌之祸。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本站信息采集于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本站客服邮箱:

Copyright@2018 Inc.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一说美文网